萧彦夕_

啊?我原来是个画画的吗?

没忍住画的。

不知道是什么产物。自习课的脑海场景。被我画下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微生歧我吹爆你!!!!!!!!!

微生 歧:

给彦夕小可爱的生贺!

沉迷草稿流爽图无法自拔。
(喂醒醒你还有稿子。

摸个女鹅。
今天把它画完好乐。

我可算是想起来我是个画画的了。
是今年很早就画了的王不留行。

江周-五月的风(2)【修改增幅版】

dbq我吹爆龟总的江周。

ggggiven.:

   #私设校园江周,江波涛比周泽楷大两届
         #ooc有,糖有,文笔无,谨慎食用
        从初一开始就一直想打败的人如今就站在那个离自己不到十米远的主席台上,面带微笑,耀眼得像太阳一样。见到了江波涛本人,周泽楷有点意外。本以为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学长肯定像那些被他踩在脚底下的手下败将一样目无旁人,骄傲的不可一世。可面前这人却是温文尔雅,好像什么时候都是笑眯眯的、永远不会生气一样。这更在不知不觉中挑起了周泽楷的兴趣,江波涛一结束演讲,周泽楷便找上了他。


  “——学长,好。”刚下主席台,江波涛便被这位学弟拦住了。偏偏这学弟似乎还惜字如金,连“你好”都直接说了“好”。
第一次碰上这么奇怪的打招呼方式,要换做了平常人,可能都接不下去。
  


  “——学弟你好呀,有什么事吗?”江波涛微笑着回应道,同时细细打量着小学弟。


  刚刚就已经注意到这个学弟了,毕竟那么高的颜值即使在茫茫人海中也能被一眼就注意到。但若说之前是惊鸿一瞥的话,现在的小周更是好看的不可方物。


  一头黑发随意地搭在肩上,柔软的发梢微微卷起,任谁看了都想撸一把,可偏偏又会被它主人自带的气场吓退。头顶几根呆毛软软地翘着,看着好像不太顺眼,倒是也在不经意间给这个外表冷漠的少年平添了几分可爱。男孩漆黑的双眸,乍一看是生人勿近,若细细去打量,便是活泼灵气了。这样的周泽楷浑身上下充满了矛盾体,就好像是五月的风,春天的寒意还未完全褪去,夏天的炎热也已临近。迎面吹来却让人觉得无比惬意。


  可少年此时说的话却让人惬意不起来。


  他说:学长好,我要打败你。


  听到素未谋面的小学弟突然说出这种话,换谁来都会尴尬。


  但江波涛毕竟接受过各种各样高手的挑战,面对这种情景也只是愣了一愣。


  少年的嘴角微微扬起,绽出一个微笑。


  “好啊,但前提是,你要先考取一中。”


       ——END——
   
因为感觉刚刚有点半吊子所以现在又改了一下x结尾添了点东西,虽然依旧这么短小_(:з」∠)_
食用愉快!


  


  

【双叶/伞修】阴差阳错

我吹爆呜呜呜呜。

云破月影:

#ooc#


#也甜也虐,看你吃哪一对了#


#私设是叶修离家出走之后应着叶秋的要求在叶父叶母不在的时候回家了一次#




    叶修站在楼上,倚在窗边看着楼下早已看过千百遍的景色,手不经意地捻着窗帘的穗子,“阿秋,”他突然这么唤了一声。


    正好走到楼下的叶秋听到这句阿秋,整个人都怔在了那儿,隔了几秒才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了声源处。


   是自己的亲哥哥叶修无疑,那,他刚才是叫自己阿秋了是吗?叶秋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才敢试探着,抬手跟叶修打了个招呼。


    不想在楼上的叶修却是微不可察地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冲着叶秋点了点头,对于叶秋的这个动作,他并未多想,他只是觉得这是在单纯地跟自己打个招呼罢了。


    叶秋很快进了屋子,走到大厅里在沙发上坐下往玻璃杯里倒牛奶。温润白色的液体欢快地流进透明的容器,接触到底部后打起小小旋涡,发出轻微的“哗哗”声。倒好后叶秋脚步轻快地往楼上走,他打算给哥哥送上去,却在听清并未关上的门中传出的声音的那一瞬间,整张脸变得惨白,像杯里的牛奶。


    “嗯,对,阿秋,我觉得千机伞的那个地方可以这样做...”叶修的语气中充斥着的是他从不曾听过的熟稔与爱意。叶秋都能在脑中清晰的描绘出叶修对着电话说话时脸上那种稀少对着他露出的,而却是他最喜欢看的微微眯起眼笑着的表情,脸上像在跳跃着阳光。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发出一声脆响。


    已是什么都听不到了,所有的声音都在一刹那间被剥离,巨大的耳鸣声充斥着耳膜阻隔了一切声响。叶秋忍不住攥紧了手中的玻璃杯。刚刚还在杯里轻轻跃动的牛奶此时跟着他的动作颤抖了起来。良好的教养让叶秋无法将杯子扔下发脾气一走了之,他强忍着把心里已是破土而出的某种强烈的,简直无法抑制的感情压制回去,默默离去。


    知了在不知疲倦地聒噪,在楼下不远的地方小孩玩闹的声音清晰可辨,充斥着欢快,叶修依旧在跟那个所谓的“阿秋”聊天。


    而他只听到了那一句听起来就像是在叫他的阿秋。


     叶秋走下楼,把玻璃杯还算平稳地放在桌子上,颓然坐下后抬手覆住眼睛,另一手摊在沙发上。连苦笑都未出声,怕被叶修听到后询问他根本无法说出口的原因。


    尽管他也知道,叶修此时正在跟“阿秋”聊天,不可能不会管他,连“基本”这个词都不会有。


    哥哥,你口中所谓的阿秋,从来从来都不是我,也永远不会是我。


    一切都无法言说。




end。


突如其来的脑洞,大概是...咸的?


祝各位看官们食用愉快,不要打我。

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

我们安吹有力量!!!()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5月10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LOFTER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5月13日相约LOFTER,为安迷修庆生!




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安迷修生贺专题】哦!!!!